今天是2019年10月24日 星期四,欢迎光临本站 时氏宗亲联谊会 网址: shishijiazu.com

时氏宗亲联谊会

寻根问祖|弘扬忠孝|尊祖敬宗

时氏名人

时氏渊源

    时氏名人

    优秀律师时福茂

    文字:[大][中][小] 2017-7-5    浏览次数:552    

      时福茂,男,35岁,群众,全国律协公益法律委员会秘书长、北京市农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执行主任,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律师。1996年毕业于河北大学法律系,次年考取律师资格,1998年起在甲信律师事务所做专职律师,2002年与合伙人共同创办河北君合欣律师事务所,并为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副主任律师。并被当地司法行政机关评为"优秀律师"。


      2004年7月1日至今,在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从事专职维权律师工作。


      工作履历


      1996年时福茂毕业于河北大学法律系,大学毕业后被分到河北省邢台市面粉厂,在厂保卫科工作。由于各种原因,他自愿申请到车间工作,成为面粉厂有史以来第一个从科室下车间的人。



      1997年,一边工作一边复习的他终于考取律师资格。1998年起他辞去面粉厂的工作,在甲信律师事务所做专职律师。2002年时福茂与他人共同创办了河北君合欣律师事务所,并为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副主任律师。就是在这期间,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在北京邂逅了佟丽华律师。


      在君合欣律师事务所时,时福茂共办理了30多件援助案件,涉及农民工拖欠工资、童工工伤等。这些工作受到了政府等有关机构的肯定,2003年他被邢台市司法局评为"优秀律师",同年经河北省律师协会推荐被评选为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委员。


      2004年6月,时福茂在北京出差的时候,再次遇到佟丽华律师。佟律师诚挚邀请他到北京工作,真正成为一名专职的公益律师。经过反复的思考,2004年7月,时福茂正式来到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工作,成为了一名专职公益律师。


      2005年9月,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经北京市司法局批准,依托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和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成立了专门为外地务工人员提供法律援助的北京市农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已经在青少年法律援助中心成为主力干将的时福茂担任工作站的执行主任。


      从业感悟


      感悟一:生活的磨炼是一种积累



      如果不是特意的回忆,我几乎都忘了,从1997年到2007年,我取得律师资格已经整整十年了。回顾这十年来的律师之路,我从一个实习律师成长为一个能独立处理复杂纠纷案件的律师,从一个初入职场懵懵懂懂的年轻律师,成长为一名摸爬滚打、开始探索专项公益诉讼的农民工维权律师。十年来,自己成长道路上的脚步同时也印下中国农民工法律维权的成长印记。


      大学刚毕业,踌躇满志的我虽然工作和专业不对口,但刚工作的时候,我有一种大学生的冲动,就向领导申请办厂子的板报。记得当时国家刚修订了关于八小时工作制的法律,我就把相关内容写在了板报上,就算是进行法律宣传。后来单位领导就找到我,不让我进行这方面的宣传,说影响安定团结。当时就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学以致用的阵地,并且迫于当时生活的压力,就申请到车间工作。这也是面粉厂有史以来第一个从科室下车间的人。


      那时候车间的工作非常累。由于没有什么技术,我被安排到制粉车间,实际上就是搬运面粉,厂子下的定额是每天搬30吨面粉,每袋面25公斤折合起来就是每天搬1200袋。干了一段时间后,感觉能胜任工作,但是就是觉得这种工作就是一种重复性的劳动,对人没有一点儿的提高。于是我在工作的过程中坚持学习法律,也是在这一年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


      当时我已经成家,自己必须在保证有收入的情况下参加考试。为了能通过考试也不耽误工作,我就和我同组的师父商量,让我集中时间完成每天规定的工作量,剩余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就是这样一边上班一边复习通过的考试。现在回想起来,这段艰苦是生活的磨炼,是一种珍贵的积累。


      感悟二:我代理的第一个官司


      刚取得律师资格的时候,我并没有将做一名公益律师锁定为自己的奋斗目标。我和其他许多年轻律师一样,在初入社会法律生活的实践中懵懂前行。但那时候,真诚和执着,不畏强权、据理力争已经成为我执业的准则,今天看来,这或许正是我的公益律师生涯的铺垫。


      真正对我走上公益律师道路产生深远影响的,其实是我代理的第一个案件。这是一个叫薄东波的联营合同纠纷案件,这让我深刻体会到"执着"对于律师的考验。这起纠纷一方是私营企业板厂,一方是国有企业食品公司,94年产生纠纷诉至法院,此案一审法院判决、二审法院发还,如此像皮球一样被踢了七年仍无结果,我接受委托后,一面代理诉讼,一面向有关部门反映,所写论文"发还重审应有次数限制"引起最高人民法院及法制日报乃至司法界的关注。为此,河北省高院作出规定,严格限制二次发还重审的条件。


      感悟三:走上公益律师道路的两次邂逅


      正式走上公益律师的道路,缘于我两次与佟丽华律师的"邂逅"。在联营纠纷案件完结之后,我的案源逐渐多了起来,其中不乏法律援助案件。我在2002年与他人共同创办了河北君合欣律师事务所,并为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副主任律师。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北京遇到了佟丽华律师。当时佟律师正在筹建一个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网络,正在全国召集志愿律师。我对这些案件有一定的经验和兴趣,就申请加入了这个网络,成为河北的一名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律师。


      这段时间,我是在办理商业案件的同时兼顾法律援助案件,并不是一名专职的公益律师。据我后来统计,这段时间我共办理了30多件案件,涉及农民工拖欠工资、童工工伤等。这些工作受到了政府等有关机构的肯定,2003年我被邢台市司法局评为"优秀律师",同年经河北省律师协会推荐被评选为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委员。


      2004年6月,我在北京出差的时候,又再次遇到了佟丽华律师。佟律师诚挚的邀请我到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工作,真正成为一名专职的公益律师,请我考虑。在作决定的那几天,我反复审视着自己,感觉自己最喜欢的事业还是法律援助。看着那些社会的弱势群体得不到法律帮助,从良心上感觉是自己没有做到位。经过反复的考虑,2004年7月,我决定到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工作,正式成为一名专职公益律师。


      到北京后,我就开始办理未成年人维权案件。当时单位男性律师很少,有办案经验的律师不多,佟主任又出国。我就担当起了工作重任。当时国内象我们这样专业的NGO组织不多,在未成年人法学研究方面我们更是独占鳌头,取得了一系列的成果。


      然而佟主任并没有满足现状,又准备开拓农民工维权事业。在农民工领域我们迈出的第一步是进行农民工维权成本调查。我与另外一名律师到全国各地做调研,最后完成了《中国农民工维权成本调查报告》。到2005年9月,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经北京市司法局批准,依托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和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成立了专门为外地务工人员提供法律援助的北京市农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工作站主要从事法制培训、解答热线咨询、法律援助和法律研究四个方面的工作。


      工作站自2005年9月8日成立至今,成绩我不想过多地谈,但几个数据却让我勉励自己不断进取。我们办理过数百起农民工维权案件,我自己参与的就有九十多个案件,涉及农民工600余人,金额500万元以上。我们援助过的农民工送来的锦旗和感谢信,挂满了会议室的四面墙。我们把办案律师的经验整理成册,出版了《农民工普法手册》、《谁动了他们的权利》、《如何签订劳动合同》、《如何追讨欠薪》等书籍。受到各方面好评。时福茂还免费担任3所中小学校的法制副校长,多次到学校普法,受益中小学生达上千人;开办农民工普法学校,免费为外来务工青年开展普法讲座几十场,直接普法对象近人次;曾多次被邀请到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 、《经济半小时》 、中央广播电台《中国之声》 、人民网 《强国论坛》等媒体做客,进行普法宣传和教育。


      我们的工作受到了各方面的好评,司法部副部长赵大程、北京市司法局局长吴玉华等领导来到工作站慰问全体工作人员。


      最难忘的细节


      她没有说一句埋怨的话,只是默默的为我打点行装,默默流泪。



      虽然在为农民工维权时,我不畏强权、据理力争,但我也有一些"柔情化绕指柔"的时刻,最难忘的一次是我反复犹豫是否放弃河北的律师事业,到北京来专职从事公益律师的那次。2004年6月,我接受佟律师的邀请来到北京做专职公益律师,我当时的心情十分矛盾。一方面,我的事业正在走向正轨,自己的律所经过一段时间的经营,在当地已经小有名气,案源很多。另一方面,爱人在当地有稳定的工作,孩子也已经上学,要她们放弃现有的安逸生活跟随我到北京重新开始创业,显然不合适。


      但一想到来北京做一名专职公益律师,我就感觉自己浑身充满干劲,朝气蓬勃。于是我决定来拼搏一番,本以为家人和朋友会劝阻我,但出乎意料的是,我把这个决定告诉家人、朋友后,他们都很支持的我的想法,尤其是我的爱人,她没有说一句埋怨的话,只是默默的为我打点行装,默默流泪。


      主要著作


      他编写了《如何追讨欠薪》 、《中国农民工维权案例精析》等6部书籍。2007年,作为农民工法律援助领域的专家律师,他受邀参加了美国政府举办的"国际访问者计划"。工作站的成绩得到中央政法委、司法部、团中央等单位领导的高度评价,被誉为"不收钱的农民工律师"。


      个人荣誉


      几年来,时福茂全身心投入农民工法律援助事业,办理300余起维权案件,为农民工维权金额达170万元,培训农民工1万余人。他曾深夜赶赴工地与老板谈判6小时,为任学东等55名农民工讨工资;经过3年努力为断臂童工于浩索赔86万元。被誉为"不收钱的农民工律师"。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网站首页

    时氏联谊会

    时氏渊源

    时氏名人

    时氏企业

    宗祠陵园

    时氏资讯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